打造牛逼的淘宝客自媒体

自媒体,是web2.0~web3.0的标准,用户现在已经从“读”向“写”转变,从内容的阅读者向阅读的发布者转化,打造自媒体是增强影响力的方法之一,那么,如何打造成功的自媒体呢?霍常亮认为,需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自媒体,最重要的就是内容,如果你的内容全部或者大部分都为网络转载,那么,这样的平台就不能称之为“自媒体”,不言而喻,自媒体,至少要体现出一个“自”来,如果内容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性,那么这样的媒体定然属于不合格的自媒体。

自媒体人眼里的微信红包

微信红包伴随着新年的到来而迅速风靡,根据微信红包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2月1日下午16点: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抢到的红包超过2000万个,总计抢红包次数达到7500万次以上,超两成用户抢到10元—50元。最高峰出现在除夕夜零点时分,5分钟内共进行了58.5万人次的抢红包活动。在过年的时光里,微信红包可谓是风口上的猪,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引无数人士为之痴狂,让无数“粉丝”为之癫狂,让无数营销者为之高潮。

自媒体,真贱

纸媒朋友们经常和我讨论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是自己创业出来做自媒体呢?还是在报纸里面继续待着瞎混?”我说,“你为什么要出来?”他们会回答:“你看人家程苓峰,一天在微信里面贴小广告,赚几万;你看人家罗振宇,24小时收了800万。你看人家金错刀,一个月培训进账几十万……”我笑了笑:哥们,你们还在媒体,还是调查记者呢,还真信这些数啊。

迅速崛起的自媒体

一个人简单的画面,滔滔不绝地天南海北地神侃着,看似无聊的形式,却带来了万人追捧的效果,这就是自媒体人制造的神一样的自媒体平台—《罗辑思维》。《罗辑思维》的出现让公众目光又聚焦在自媒体身上,而这一次的主角则是自媒体的变现能力。据了解,《罗辑思维》第一次5小时售卖会员费160万,第二次24小时售卖会员费800万。事实上,我们的周围已经到处充斥着自媒体。从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这些互联网终端的用户都可以视为自媒体人。

自媒体时代的“短阅读”

像春来秋去一样,不可抗力地滑入中年,我的阅读开始变得谨慎和多疑。朋友王绍培说过一句话:“没有哪本书是必读不可的。”这话当然不是叫人不要读书。我理解的是,读书要认真选择,加以甄别,找到自己的菜。这跟这个世界好看的姑娘成千上万、赚钱的事成千上万,而你只能选择适合的那一个是一个道理。

自媒体,思考

自媒体是2013年的“闹”词。这个“闹”,有闹心,有闹腾,当然也不乏热闹。但在2014年,自媒体将被组织化的“新媒体”所囊括。很难再有所谓个体化的自媒体抢跑出列了。2013年12月4日,前《凤凰周刊》执行主编黄章晋推出了“大象”公社,5个人的团队每周保持五天的文字更新,目前这个微信号已经拥有超6万的订户,而同期创办的新浪微博粉丝数不足6万,同样全新起步,微信正在领跑微博的数量级传播。1月15日晚在笔者的微信平台上,很多人的微信都在关心微信的“余额宝”——理财通的话题,并且晒出各自的投资账单;而当晚的新浪“微博之夜”却在微信上无只言片语。

自媒体的“狂欢”

“传统媒体人就像是汽车时代来临时那些钉马掌的人。”北京大学教授胡泳直言不讳。一猛子扎入自媒体怀抱的罗振宇八成会对此举双手赞同。自2012年12月创办了自称“有种、有趣、有料”的读书类脱口秀《逻辑思维》,他的第一财经总策划、CCTV《对话》原制片人的传统媒体人身份,便被自己的新媒体人身份远远甩在身后。这个成功刷新了个人历史的家伙,会用假心忧虑、吊儿郎当的语气说,在传统媒体里煎熬的人,他们挺可怜的。并非是对传统媒体深恶痛绝或轻蔑不屑,而是“清晰的感受到它的衰落和下滑,这种下滑一直都建立在一个概念上——在互联网环境下,没有所谓传统媒体,都是新媒体。

自媒体是生是死?

前几天微信朋友圈中流传着一篇文章《自媒体必死 大家不要被忽悠了》。今天我又在一个自己订阅的微信公号上看到另一篇反驳文章《自媒体不仅不会死,反而会活得更好》。有意思的是,发表这篇反驳文章的“自媒体”竟是我们新闻学院学生的自媒体“仟言万语”,而那篇反驳文章的作者,竟是我们学院的一位读硕士学位的女生霍仟。这篇反驳文章论证扎实,表达有力。但是,旁观这场关于自媒体生死问题的辩论,我感到,对于“辩题”中的“自媒体”和“死”这两个核心概念,双方的定义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就可能是自说自话。

每个人都是媒体

有这样一个比喻:『人生是一本书,经历的越多越厚重。』每一本书存在的价值便是被人阅读,传播书中的思想与方法,影响更多的人。我们每天都要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经历让我们的人生丰富多彩,同时也能够用我们的生活经验去影响他人。每个人都是媒体,在不同人身上我们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读到不同的信息。

自媒体,唯专业不破

尽管在证券分析领域,新的组织形态将以何种面目出现,仍是一个未知数,但“跨界和免费”的互联网精神对传统券商研究所,确实存在冲击的可能互联网经济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零售业。从去年开始,互联网的“愣小子”们硬生生入侵金融业、制造业,让传统大佬们坐立不安。在证券研究领域,自媒体浪潮也让证券分析江湖进入了随时随地个性化沟通的时代。如果勾勒一下,证券分析这个江湖里有默默观看的投资者,也有“伙伴资本看公司”、“独立财经分析师”这样积极参与的内容生产者,有钛媒体、36氪、虎嗅这样的跨界从业者,更有以罗毅为代表的卖方分析自媒体江湖构建者,以及朱平这样的买方自媒体投资实践者。

自媒体的影响力如何变现

“自媒体的核心是人,不是内容,更不是渠道。”在罗振宇看来,自媒体的价值正是基于和用户、读者对话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机构,而是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十年前,地铁里人人拿着一份报纸;今天,你我手里都不止一个屏幕,不光智能手机还有平板。”“中国300个电视台、2000家报纸、1万种杂志,你觉得还有多少可以靠广告模式生存?”去年10月,电视媒体人罗振宇在微博上发表题为《夜观天象》的长文章,宣布自己将与NTA创新传播创始人申音联手打造个人自媒体“罗辑思维”。

谭野的自媒体创业经

作为媒体行业的一名”老兵”,谭野已经在河南的媒体圈征战多年,在都市报、财经报纸、门户网站、行业网站”服役”、探索了一圈之后,他决定跳出地方性媒体的圈子,以自媒体为平台做一个全国性的产品。找到了另一位做招聘网站出身的合伙人之后,谭野开始了他的创业大计。由于思维定势的束缚,一开始,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在线教育领域,试图打造一个在线培训平台:瓦特课堂。

搜狐自媒体胜算在哪?

某手机浏览器厂商向笔者打听百家、大家的一些规则。因为,他们也要做自媒体平台。任何事情,当看上去不相关的玩家也想入局时,说明这个局已经有泡沫,同时也说明这个局到了爆发的节点。巨头和平台都在做自媒体,并且一家比一家声势浩大。自媒体第一次大战正在酝酿之中。门户网站、搜索引擎、社交平台、新媒体平台、手机阅读客户端、自媒体联盟,甚至浏览器也要参战。反过来也可以说,自媒体生态正在形成,不同玩家,不同角色,不同玩法。基本可以确定的是,360这类蜻蜓点水式的玩法没戏。流量拼不过百度,内容运营拼不过门户和新媒体,用户基础拼不过社交平台,移动端能力几乎为0,要想变现更是困难重重。谁有这些能力,谁就有机会。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不少,最后还是巨头收割。

所谓的自媒体与互联网思维!

我本人并非什么互联网专业人士,长期的关注重点也是在企业级IT,而非互联网领域(当然,只要是IT领域的从业者,多少与之相关)。但最近看的几篇所谓自媒体传出来的文章,分析一些所谓的互联网公司与所谓的互联网思维,着实把我恶心到了——就连我这个非互联网专业的人士,仅凭一些很基础性的信息化技术与理念的常识就能识破的明显漏洞与错误,居然还能得到不少人的推崇?难道是我太落伍,还是这个世界真得变了吗?所以,我今天也想谈谈这个并非我份内的话题。

自媒体时代说给谁听?

前段时间,搜狐公司从北京总部派来身份为“名人战略总监”的姚贞女士,到广州给我与另外两个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开有APP的所谓“名家”做“玩转搜狐自媒体”的培训。我在搜狐新闻客户端的APP名为“梦亦非”,内容包括实验小说、时尚观察、文化事件深度分析等,但我的订阅量很小,至今不足200人,而以如此小的影响面,搜狐方面会如此重视,给我们做培训,究竟是为什么?

互联网巨头混战自媒体

做个自媒体人就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可以。自媒体人陈苓峰在其自媒体“孕峰”上公告称:孕峰从12月24日开始在百家首发自己的文章,到1月8日半个月,一共发了9篇,入账广告费3万元,平均一篇3300元。3300元一篇,高于传统媒体模式下记者的稿费收入。陈苓峰不是收入最高的人,有消息人士透露,自媒体“微天下”曾创下单天收入过万的纪录。“孕峰”内容属于科技范畴,而“微天下”内容涉及时政,受众更广,因此“微天下”创收能力更强。创办“微天下”的自媒体人信海光则透露,半月入十万之类是被以讹传讹,实际收入与孕峰不相上下。

百度百家,凑自媒体的热闹?

百度百家的推出,对写作者来说是件好事,高报酬让很多人跃跃欲试,估计每天想进入百家的写手会不少。看百家给我的感觉有两点:一是文章没有什么特别吸引我的,我一直以来就是喜欢一个媒体是因为上面有吸引我的文章或者有喜欢的作者,但在百家上我没有找到。在这个办杂志比买杂志人群还多的当下,我还经常买些杂志,就是因为有些杂志上面有一篇文章是吸引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