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自媒体的五个问题

从2012年8月,微信的公众账号功能发布以来,自媒体这个名词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自媒体人,自媒体广告,自媒体联盟,最近几个月,风起云涌。无论你是否接受,自媒体已经在移动互联网占有了一席之地。有些时候,我们需要思考事物的本质。

自媒体二三事

今天和几位朋友聊到这话题,趁着有兴致,把自己的观点记录如下,又臭又长,不要见怪:自媒体是一个虚的概念,或者说不是一个新东西。在个人网站和博客盛行的时代,自媒体就已经有了。比如徐静蕾、洪波,还有猛小蛇……可以举出一大把。换言之,现在生产内容的人,相当部分还是那一拨。现在的自媒体,不过是换了个新瓶子。社交网络的井喷式发展,让传播变得更迅速而有效率。依托微博、微信平台与App等载体,自媒体的形成、发展(以及没落)也都更快了。现在谈自媒体,重点是自媒体的产品化与商业化。

自媒体,说到底还是粉丝经济

大家都知道这两年火爆的“自媒体”,根据维基百科的解析“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术语,意指在网络技术;特别是Web2.0的环境下,由于博客、微博、共享协作平台、社交网络的兴起,使每个人都具有媒体、传媒的功能。”其中自媒体的展示平台中,在许多人的印象中便是微信平台。而自媒体的火爆主要来源于微信海量用户群及让人眼红的“RMB”,包括2013年的“逻辑思维”、“陈坤”的会员制收费,程苓峰的广告收费,乃至后续接入微信的广点通广告系统,这都是在像人展示着,看到了没,玩这些是能够挣钱的。而在自媒体之后出现了“自电商”“自明星”等概念,换汤不换药,展现形式有所区别,而亦是属于粉丝经济的一种。

自媒体:巨头竞争下的受益者

互联网从不缺乏热点,尤其在移动转型阶段,更是精彩连连。从2013跨越到2014,短短时间里就有诸多大事记发生:京东与聚美提交IPO申请、打车软件烧钱比赛、微信红包满天飞、阿里收购高德、腾讯入股大众点评……真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而这一切,只因为有自媒体人这个庞大而勤奋的群体在最前线摇旗呐喊。

挥刀自宫的自媒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很多发布会、沙龙等现场,经常听到或看到有人对一些参会人员指指点点,口中念念有词:“那就是XX自媒体的XX”或者:“你居然没订阅他的公共账号?”突然发现,自媒体已经遍布各个场合,触及各个行业。在对自媒体的狂热追逐的现象背后,的确可以看到在目前这种社会化媒体逐渐确立主流媒体地位的背景下,自媒体的个人品牌价值也从侧面被展示出来。

读者知不知道你是自媒体?

自媒体的原创是非问题,大意是“两个凡是”:凡是自己原创的就叫自媒体,凡是转载引用的最多算文摘公众号,或者叫内容搬运工,根本不是自媒体。有同仁还拿扩音器和话筒来比喻:自媒体是话筒,内容搬家类媒体是扩音器,用户会追逐话筒在哪,而不会探寻扩音器在哪。这个比喻虽然生动但我觉得并不贴切,因为从常识角度,很难区分扩音器和话筒的重要性,二者常常同等重要,缺一不可。

自由和不自由的自媒体

作为一个喜欢热闹但又害怕人潮的苦逼公关,还是聊聊最近还是比较热的自媒体的话题吧。先说刚成立的汽车行业自媒体联盟。在这样一个空气中弥漫着暧昧荷尔蒙的日子里,资深的汽车媒体人老马和朋友们宣布汽车行业自媒体成立,在汽车营销圈算是不小的新闻。在这个联盟成立之前,汽车的自媒体在微信公众平台已经相当的活跃(当然,不仅是微信公众账号,很多汽车媒体人都创建了自己的自媒体平台),但和网络评论口的自媒体相比,还是有一些略不活跃…

不接地气的时尚自媒体

前一段时间,我关注了穿衣助手、美啦、TOP等等主打女性市场的应用,有关于衣服的、有关于化妆品的,能看到的商业模式无非是通过商品展示然后进行导购。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垂直社区的打造,但在和一些业内人士以及身边女性朋友的聊天过程中,我发现有些应用的社区建设对女性心态是把握的比较准确的,而有些社区则多少有些不接地气。

你的自媒体怎么就不值钱

大家看到的这个行业的微信公众帐号,有一部分是「自媒体人」在运营的,这里面有很大比例原来就是媒体从业者,尤以编辑和记者居多。因为传统媒体日渐式微,有点想法的从业者都在考虑将来的出路问题。自媒体这个概念热起来之后,加上有貌似成功的案例现身说法,很多人就迫不及待的跳了进来。记者心里想:我终于再也不受脑残编辑的气了,编辑心里想:我再也不受脑残主编的气了… (当然此处为虚构),然后一个人,一个笔记本,一个手机,自媒体就能开张了。

自媒体开创个人升维逆袭可能

自媒体的逆袭和传统媒体的陷落并不会以我生你死的状况出现。它们会到达各自的一个峰值,然后停留在各自的领地。自媒体负责除“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之外的其他所有节目。鲁迅先生如果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估计就很有可能无法达到在民国时期那样的文学造诣,因为以他的脾性,可能天天就忙着跟网络文学青年或二逼青年打嘴仗了。老先生的文风我很喜欢,素来以挖苦反讽擅长,在民国的报刊中也经常与人对骂,不过那时的信息管道极其有限,主战场就是那么几份报纸,而且施骂者与被骂者虽然可能都有各自的粉丝群,但很难有信息聚集管道形成“水军”优势。

汽车自媒体,没那么美好

我们处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互联网的产生让信息的制造和传播更为方便,产生的垃圾也更多。汽车圈也不能幸免。如今,国内几乎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有和汽车有关的专栏,专业汽车杂志(微博)就有上百种。各大网站都有汽车频道,还有一些所谓垂直汽车网站。这些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每天都在发布大量和汽车有关的信息,但是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几乎是千人一面。其中不乏一些八卦和假新闻。为了吸引眼球,为了制造轰动效应,我们一些媒体和媒体人已经没有底线,可以说不择手段,把裤子都输掉了。总体来看,国内汽车舆论环境并不乐观。

传统媒体不死,“自媒体”活不成

正刷着微博,果壳网的拇姬突然发来条私信,我们正讨论传统媒体的事儿呢。我一看,原来是个问题——“上海《新闻晚报》2014 年 1 月 1 日停刊,这真的意味着传统媒体(比如报媒)不行了吗?”说也巧,当时我正好在微信上和百度新闻的老陈聊天,我调侃“百度百家再这样办下去,纸媒可怎么活?”再向前 96 个小时,虎嗅年会现场,几位年度作者牵头,一众“自媒体”正在海侃未来的经济模式。

自媒体:胡扯、软文、自捧

体验过这么多自媒体平台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还是写个人博客好。这样不会被网络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声音所影响,更不会为了追逐热点,而去写一篇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行业分析。只有在博客这样一个安静的平台,一个真正愿意生产内容的才能用心去写作。我写的文章,管你看不看,我想怎么写就这么写,我乐意。写文章其实主要还是为了梳理自己的想法、观点,而不是为了去迎合别人。

自媒体,真贱

纸媒朋友们经常和我讨论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是自己创业出来做自媒体呢?还是在报纸里面继续待着瞎混?”我说,“你为什么要出来?”他们会回答:“你看人家程苓峰,一天在微信里面贴小广告,赚几万;你看人家罗振宇,24小时收了800万。你看人家金错刀,一个月培训进账几十万……”我笑了笑:哥们,你们还在媒体,还是调查记者呢,还真信这些数啊。

迅速崛起的自媒体

一个人简单的画面,滔滔不绝地天南海北地神侃着,看似无聊的形式,却带来了万人追捧的效果,这就是自媒体人制造的神一样的自媒体平台—《罗辑思维》。《罗辑思维》的出现让公众目光又聚焦在自媒体身上,而这一次的主角则是自媒体的变现能力。据了解,《罗辑思维》第一次5小时售卖会员费160万,第二次24小时售卖会员费800万。事实上,我们的周围已经到处充斥着自媒体。从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这些互联网终端的用户都可以视为自媒体人。

自媒体,思考

自媒体是2013年的“闹”词。这个“闹”,有闹心,有闹腾,当然也不乏热闹。但在2014年,自媒体将被组织化的“新媒体”所囊括。很难再有所谓个体化的自媒体抢跑出列了。2013年12月4日,前《凤凰周刊》执行主编黄章晋推出了“大象”公社,5个人的团队每周保持五天的文字更新,目前这个微信号已经拥有超6万的订户,而同期创办的新浪微博粉丝数不足6万,同样全新起步,微信正在领跑微博的数量级传播。1月15日晚在笔者的微信平台上,很多人的微信都在关心微信的“余额宝”——理财通的话题,并且晒出各自的投资账单;而当晚的新浪“微博之夜”却在微信上无只言片语。

自媒体的“狂欢”

“传统媒体人就像是汽车时代来临时那些钉马掌的人。”北京大学教授胡泳直言不讳。一猛子扎入自媒体怀抱的罗振宇八成会对此举双手赞同。自2012年12月创办了自称“有种、有趣、有料”的读书类脱口秀《逻辑思维》,他的第一财经总策划、CCTV《对话》原制片人的传统媒体人身份,便被自己的新媒体人身份远远甩在身后。这个成功刷新了个人历史的家伙,会用假心忧虑、吊儿郎当的语气说,在传统媒体里煎熬的人,他们挺可怜的。并非是对传统媒体深恶痛绝或轻蔑不屑,而是“清晰的感受到它的衰落和下滑,这种下滑一直都建立在一个概念上——在互联网环境下,没有所谓传统媒体,都是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