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是生是死?

前几天微信朋友圈中流传着一篇文章《自媒体必死 大家不要被忽悠了》。今天我又在一个自己订阅的微信公号上看到另一篇反驳文章《自媒体不仅不会死,反而会活得更好》。有意思的是,发表这篇反驳文章的“自媒体”竟是我们新闻学院学生的自媒体“仟言万语”,而那篇反驳文章的作者,竟是我们学院的一位读硕士学位的女生霍仟。这篇反驳文章论证扎实,表达有力。但是,旁观这场关于自媒体生死问题的辩论,我感到,对于“辩题”中的“自媒体”和“死”这两个核心概念,双方的定义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就可能是自说自话。

每个人都是媒体

有这样一个比喻:『人生是一本书,经历的越多越厚重。』每一本书存在的价值便是被人阅读,传播书中的思想与方法,影响更多的人。我们每天都要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经历让我们的人生丰富多彩,同时也能够用我们的生活经验去影响他人。每个人都是媒体,在不同人身上我们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读到不同的信息。

自媒体,唯专业不破

尽管在证券分析领域,新的组织形态将以何种面目出现,仍是一个未知数,但“跨界和免费”的互联网精神对传统券商研究所,确实存在冲击的可能互联网经济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零售业。从去年开始,互联网的“愣小子”们硬生生入侵金融业、制造业,让传统大佬们坐立不安。在证券研究领域,自媒体浪潮也让证券分析江湖进入了随时随地个性化沟通的时代。如果勾勒一下,证券分析这个江湖里有默默观看的投资者,也有“伙伴资本看公司”、“独立财经分析师”这样积极参与的内容生产者,有钛媒体、36氪、虎嗅这样的跨界从业者,更有以罗毅为代表的卖方分析自媒体江湖构建者,以及朱平这样的买方自媒体投资实践者。

自媒体的影响力如何变现

“自媒体的核心是人,不是内容,更不是渠道。”在罗振宇看来,自媒体的价值正是基于和用户、读者对话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机构,而是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十年前,地铁里人人拿着一份报纸;今天,你我手里都不止一个屏幕,不光智能手机还有平板。”“中国300个电视台、2000家报纸、1万种杂志,你觉得还有多少可以靠广告模式生存?”去年10月,电视媒体人罗振宇在微博上发表题为《夜观天象》的长文章,宣布自己将与NTA创新传播创始人申音联手打造个人自媒体“罗辑思维”。

谭野的自媒体创业经

作为媒体行业的一名”老兵”,谭野已经在河南的媒体圈征战多年,在都市报、财经报纸、门户网站、行业网站”服役”、探索了一圈之后,他决定跳出地方性媒体的圈子,以自媒体为平台做一个全国性的产品。找到了另一位做招聘网站出身的合伙人之后,谭野开始了他的创业大计。由于思维定势的束缚,一开始,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在线教育领域,试图打造一个在线培训平台:瓦特课堂。

所谓的自媒体与互联网思维!

我本人并非什么互联网专业人士,长期的关注重点也是在企业级IT,而非互联网领域(当然,只要是IT领域的从业者,多少与之相关)。但最近看的几篇所谓自媒体传出来的文章,分析一些所谓的互联网公司与所谓的互联网思维,着实把我恶心到了——就连我这个非互联网专业的人士,仅凭一些很基础性的信息化技术与理念的常识就能识破的明显漏洞与错误,居然还能得到不少人的推崇?难道是我太落伍,还是这个世界真得变了吗?所以,我今天也想谈谈这个并非我份内的话题。

互联网巨头混战自媒体

做个自媒体人就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可以。自媒体人陈苓峰在其自媒体“孕峰”上公告称:孕峰从12月24日开始在百家首发自己的文章,到1月8日半个月,一共发了9篇,入账广告费3万元,平均一篇3300元。3300元一篇,高于传统媒体模式下记者的稿费收入。陈苓峰不是收入最高的人,有消息人士透露,自媒体“微天下”曾创下单天收入过万的纪录。“孕峰”内容属于科技范畴,而“微天下”内容涉及时政,受众更广,因此“微天下”创收能力更强。创办“微天下”的自媒体人信海光则透露,半月入十万之类是被以讹传讹,实际收入与孕峰不相上下。

后博客时代,自媒体该如何发展?

进入2014,感受到的新年首变就是自媒体的“挺进”:受邀开通科技专栏、加盟搜狐自媒体平台、写作重心转向微信公众账号。管中窥豹,越来越多的作者已经或正在成为“自媒体”,越来越多的平台正在打造或酝酿成为“自媒体”。IT写手“孕峰”打响个人品牌、“罗辑思维”创新盈利模式、央视名嘴郎永淳开通“郎读”、百度推出“百家”、搜狐上线新闻媒体平台、腾讯引爆微信公共账号、种种迹象表明,“东风来了,自媒体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郎永淳和他的自媒体

自媒体时代,都知道《罗辑思维》的罗胖罗振宇曾经是央视主持人,其实在微信上(以及搜狐新闻客户端),还有一个央视人在做公众号,就是郎永淳(新闻联播主播)。认识郎永淳是在我们一帮朋友搞的“牦牛会”里,这是一个小圈子型的公益组织(之前在微信文章里有提过),会里媒体人占了一半多,人拉人,就互相认识了。

自媒体,野蛮人的媒体?

记得初入“妓者”门的时候,有着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鄙视链条丛生。大的维度上,网络媒体看不起平面媒体的,说他们受众少,平面媒体看不起网络媒体,说那里没深度。更细节一些,网络媒体里更分为大门户、垂直行业大网站、小门户、垂直行业小网站,这又是一条新的鄙视链。而平面媒体也不甘示弱,都市报,日报,周刊,半月刊,月刊间也在为了一些从来都没有过的“江湖地位”互相唾弃着。终于有一天,楼上这帮兄弟统一了,因为行业里来了一批新人,更甚一些,在他们眼里这群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业内”的,无非是一些野蛮人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一场盛装派对,但无论如何他们来了——自媒体,在持续的野蛮生长着直到今天。

自媒体是个方向

其实自媒体不是个新鲜的玩意,他的核心在于“自”,也就是做自己,目前自媒体在科技领域较为活跃,也有众多的科技类自媒体赚到自媒体的第一笔财富。关于赚钱,我们一直毫不避讳,也会不断思考如何盈利,也欢迎大家给意见。科技领域的自媒体非常多,并且十分活跃,很多人就想知道在电商领域能不能做一些自媒体,答案是肯定的,做自媒体以来,确实接触到很多在勤勤恳恳耕耘的“自媒体”人,例如有专门通过微信,微博做“运动健身”类型的账号的,因为他自身就是个健身达人,他了解目标用户的真实需求。

来往拉拢自媒体人,邀请自媒体开通公众号

1月3日消息,阿里巴巴旗下好友互动产品来往日前邀请了数百家自媒体开通公众账号,并合力尝试探索新的媒体公众账号运营模式。自微信对公众账号的展示和发送机制进行调整之后,不少公众账号的粉丝数和活跃度一落千丈,很多原本热情满满的自媒体账号无疾而终。来往方面称,来往将不区分所谓订阅号和服务号,而是根据不同行业特性,联合行业伙伴探索制定各自不同的游戏规则。

自媒体盈利是非

去年3月开始用微信,时不时订阅些有趣的公众账号,每天都会收到不少增广见闻的推送信息,手机便成了(电纸)书与笔记本电脑之外,我获取知识的最大途径。由此,我也交了不少做自媒体的朋友。年末和他们道声“新年好”,却发现有几位打算关门大吉了。“徒劳!没找到盈利模式啊!”说这话的,是南方的一位大学生朋友,他原先专门写汉语古文字,篇篇深入浅出,旁征博引,很是用心。他这么一叹,我深觉可惜。

做个“自媒体”老板

网络时代,要想高效营销,“自媒体”当是不错的选择。“自媒体”,也许很多人不明白是啥意思,不用担心,如果你有微博,那么你也能当一个“自媒体”老板,这个老板能当多大,完全取决于你能招揽多少粉丝。

被妖魔化的自媒体

2013年就这样过去了,对于很多媒体人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一种所谓的“自媒体”搞得很多人“坐立不安”,像当初博客出现的时候一样,又被妖魔化了。尤其加上一家晚报的停刊,更是让很多媒体人尤其是做像我等这些做纸媒的人感到前途未卜。说实话,对于“自媒体”这三个字,我是才知道,不到十天,知道的晚没关系,这并不影响我对于做好做大纸媒的信心。

自媒体的出路:被巨头包养?

12月24日,百度百家上线。在百度百家上线之前,已经有很多写作者在打听,如何才能成为百度百家被邀请的写作者。因为“通过内容创作获得收益”依然是每个写作者们关心的话题。它背后是百度新闻超级流量导入平台,是广告产生的收入100%返还作者,这一点,是很多门户网站无法做到的。百度百家上线第一天,坊间传闻信海光收益一万,虽然当事人回应是谣言,但依然让更多自媒体写作者激情难耐。

“速途网自媒体联盟”伪自媒体?

自媒体正在引发媒体业变革,但到底何为自媒体?本周末在新浪微博上,速途网CEO范锋和新浪网资深副总裁、总编辑陈彤(微博ID“老沉”)一番唇枪舌剑的“辩论”,引发网友围观。在转发速途网官微的一条微博时,老沉转发语称“这里直接点名吧,有几个标榜自媒体的人我现在都把他们称之为伪自媒体。我想说的是你们的帐号已经团队运作甚至成立公司运作了还算是自媒体人吗?”暗讽新近成立的“速途网自媒体联盟”为“伪自媒体”和“队自媒体”。范锋随即微博回应称老沉“望文生义”,并反问,“微博可以称为伪社交嘛?一个人叫自媒体,十个人就不叫自媒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