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大变局

自媒体可能是2013年最火爆的一个互联网词汇了,我们可以看到,既有虎嗅网这样的平台在孵化自媒体,也有WeMedia那样的组织在整合自媒体,在一片鼓吹的环境下,自媒体好像真的已经超越传统媒体,掌握了数字时代的话语权。但是,泡沫会放大事物的轮廓,带来测量的不准确性。从信息生产的角度来说,自媒体其实是一个倒退的产物,人类用了数千年去学习和实践分工合作,传媒业也用了好几百年去制定规则、明确边界,但是到了自媒体爆发的时代,自媒体人包揽了所有工作,创作、编辑、校对、发行、渠道、运营、商务……

自媒体:For Fun For Money

日前,知名自媒体网站虎嗅网举办了F&M创新节。何谓F&M?难道是调频广播吗?非也,虎嗅创始人李岷对此的解读是:“F&M很简单,它就是For Fun For Money。我们今天创造F&M节,就是想为这两股动力For Fun For Money,以及被这两股动力的驱使的创新者打造一个舞台,让这两股动力能够在这个舞台上交流。”

自媒体不在内容与营销,而在人格

“讲自媒体的人大多数都误解了,以为自媒体是独立于机构之外的个人化的媒体,这种现象是不可持续的。”“今年是我离开央视收入最低的一年。”罗振宇吐了一口烟。自媒体,一个因罗振宇的微信公众账号“罗辑思维”收入160万而一把火起的名字。到现在都没有人被看好,包括因此而一举成名的罗振宇在内。最近,北广毕业、央视制片人出身的罗振宇甚至要把字幕去掉,因为“做一期的字幕需要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在这以前,他已经把两个摄像机减少成一个,只留一个机位从头说到尾。原因是“两个机位的剪辑太费时间” 。

2014自媒体爆发之年

2014年将是自媒体产业化的关键一年。在年底,各大巨头在自媒体上均有所表示。百度近日推出“百家”自媒体平台,新浪、搜狐、网易、360、腾讯也有相关动作,其中,搜狐对自媒体布局最早,也最为激进。在“搜狐World大会”上推出的搜狐宣布新闻客户端5种广告模式,就有两种与自媒体息息相关:自媒体互动营销广告和自媒体原生广告系统。 搜狐是自媒体最大推动力:名、利、资源,多管齐下 早在半年前,搜狐便邀请自媒体入驻。自媒体在“搜狐新媒体平台”上传文章,编辑审核后便可在新闻客户端发布,订阅该自媒体的用户即可阅读、互动。

搜狐新闻客户端的野心

在几大新闻客户端的竞争中,搜狐的力度和野心还是最大的,在其他几家都还醉心于新闻理想的时候,搜狐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平台化,经过这大半年的努力运营,平台效果已经初具规模,覆盖用户1.85亿,活跃用户7000万,入驻媒体和自媒体3000家,总订阅量也突破了8.2亿,随着全面营销体系的推出,搜狐新闻客户端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客户端了,而开始成为一个内容产业,如果商业化实施顺利,就将成为一个内容生态。

搜狐新闻客户端能否改变自媒体盈利现状?

时隔两天,百度、搜狐先后推出了各自为自媒体提供的可带来收益的创新业务模式,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拉拢自媒体人,将自身打造成一艘媒体航母。不过百度现在更专注在PC端,而搜狐则将全部赌注压在了移动端。对于百度来讲,百度百家是自媒体时代下特定产物,由于今年自媒体快速发展,百度已经意识到像过去一样只与传统媒体保持好关系已经远远不够了。

关于自媒体的三个悖论

不知从哪天起,猛然发现一些微信公众账号在文末附上了“微信自媒体联盟”的简介:WeMedia是微信自媒体第一联盟,目前传播覆盖已超过1000,000人。关注了WeMedia后可以看到,联盟的第一批自媒体已经达30余位。莫非,组团搞自媒体的黄金时代再度来临?借助微信公众账号的信息推送功能和近4亿用户,自媒体迅速成为互联网及传媒界的热词。如果你记忆力不算太差,应该还能记起web1.0博客时代兴起又消沉的个人媒体概念。事实上,个人网站的站长、博客作者、论坛版主等都称得上是自媒体。在现阶段,自媒体激发的热情和繁荣幻象只是个开头。打破自媒体的悖论,才能塑造出自身的生命力。

盘点中国十大自媒体平台

伴随着博客、微博、微信等个人传播平台的发展,个体在传播区域中的自主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展现,尤其是在互联网的传播渠道中,自媒体大大冲击了现有传统媒体的传播格局。人们开始欢呼“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可以姑且把2013年称之为自媒体元年。当新闻产业的逐渐没落,这让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新闻发言人。但由于自媒体在客观性、新闻自由、社会责任等方面的缺陷,注定其目前一定是一个低效与混沌的无序状态。就目前而言,自媒体仍然是一个处在边缘化的产业,但必将逐渐的走上历史的污染,逐步的成为未来的中心。

怎样经营自媒体?

百度也要建自媒体平台了,新浪也在准备。当微信公众号把自媒体带向手机屏之后,PC端的资讯访问量很明显地受到了影响。所以,无论谁家在考虑自媒体平台经营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抵达手机屏。微信公众号为保手机屏的浏览,故意没有留下能在PC端访问公众号既往内容的方便法门。给自媒体们增加了不少麻烦,发完公众号还得去博客里贴一次。自媒体平台,搭建容易经营难。首先要有为自媒体服务的思想,别只想着要自媒体的内容。

自媒体时代的真相

随着互联网和智能移动产品的普及,公民拥有了更多的话语发音的平台,这股力量也正在影响着整个社会的进程,同时也见证着自媒体时代的真正到来。说起自媒体,可能还会有很多人发出疑问,什么是自媒体时代?关于自媒体时代的定义有很多解释,我对其定义是“自媒体时代是以个人传播为主的媒介时代,每个人都是记录着和信息传播者,人们借助微博、微信、博客等移动终端进行自我观点的表述与传播。自媒体拥有的交互性和自主性,使得信息自由度显著提高,传媒圈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转变。”

自媒体:不做,真不行

从搜狐、网易、腾讯、百度,各大新闻平台都已经进入自媒体平台,而相对于自媒体平台来说,自媒体作者却是相对缺少,拿出来说的不外乎是那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阑夕,魏武挥,快刀青衣,葛甲,黑苹果等。这些作者除了在各大新闻平台的自媒体上露脸,也在科技博客上有自己的专栏。这样平台越来越多,作者的数量却跟不上,最终造成越来越多重复的稿子,只能在各个平台不停的复制粘贴,覆盖很多重叠的受众。明知到会发生这种场景,但还是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这个圈子,这到底为什么?

从“百度百家”看百度对自媒体的图谋

从今年初,我便隐约感觉到百度将很快成为目前互联网媒体环境中的一个变量,这不是说他们会多么革新国内的媒体环境及格局,而是会持续通过新策略来强化在自家平台上的新闻话语权。目前来看,的确已经在慢慢发生了。最开始引起我注意的是百度“互联网”栏目的上线,从导航位置来看很靠前权重很高。尽管在百度新闻下面科技频道中原来就存在,不过,从今年初,百度把该频道进行了全新改版,并从外部招聘了些编辑团队进行专业化运营。

自媒体是纯内容运营的东西

自媒体是纯内容运营的东西, 内容不好终究粉丝会离开你, 就像我最近也不订阅韩寒了,因为那些《一个》 里面的文章真心看不进去。从我第一天写微信开始,我就打算考口碑传播和通过朋友推荐招粉,起初做得很舒服,小道消息推荐后加了2000多粉,道哥推荐后1000多,还有瀛寰姐,三表哥,池建强等帮忙,1万粉以后,粉丝涨得就飞快了,但是很可惜遭遇了无情的永久封号。

自媒体变现:将内容变商品

根据网络视频脱口秀整理的《罗辑思维》一书,日前再版,这是该书出版30天内第5次再版。正当越来越多的传统出版业在微信、豆瓣小站等新媒体平台扩展营销渠道之时,自媒体团队则正将其触角延伸至纸质出版、电视节目等传统媒介。一方面传统媒体品牌影响力遭遇“技术重构”,另一方面尚未成熟的盈利模式也“迫使”自媒体尝试“传统转型”。信息和渠道的价值,正在被重新定义。

腾讯自媒体产品《大家》

我的微信里订阅了五十余个微信公众帐号,信息过载的困扰十分严重,许多推送内容,并不会逐条打开阅读——这恐怕也是微信公众帐号(订阅号)被折叠后不少自媒体作者大呼“打开率一泻千里”的缘故。不过,不论多忙,有几个微信公众帐号的更新,我是必看的,《大家》即是其中之一。

自媒体“变现” 真没那么容易

自媒体企业也如社会化媒体一样,带有“媒体”的属性,以文字为传播的载体,而文字特有的文化传播属性导致其进入市场的因子本身就先天不足。虽然在市场因素下赋予其市场的商业手段可能带来谋利,但风险较大。可以预测的是自媒体人的商业模式最终会发展成为自媒体中介团队的商业模式。

自媒体的罪恶

最近在读任志强的自传——《野心优雅》。作为自媒体时代的宠儿,老任在自序里有一段大概是说:历史的舞台就像演出的舞台,通常让人们看到的只是舞台的正面,而大幕之后的化妆之前的原貌却是大多数人无法观察的真实。有话语权的媒体就是这演出的导演,选择性地告诉和不告诉,表达自己的想表达,却不管真实与否。而新(自)媒体让这个隔离前台与后台的大幕千疮百孔,于是台前的人们可以透过这些孔看到许多背后的东西与幕前不同,这就陆续产生了很多的好奇、怀疑和猜测,与其让这种猜测长期存在,还不如直接干脆撕掉这大幕,让世界恢复其本来面目。